?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頁 > 學術視野 > 保護經驗

非物質文化遺產視角下傳統技藝的傳承與保護——以侗族木構建筑營造技藝為例

作者: 來源: 發布時間:2016-07-29

第29卷第5期V01.29No.5

徐州工程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

Journal of Xuzhou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Social Sciences Edition)

2014年9月Sep.2014

趙巧艷1’2(1.廣西師范大學漓江學院,廣西桂林541006;

2.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學與人類學研究所博士后流動站,北京100081)

摘 要:隨著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進程的不斷推進,中國傳統技藝(傳統手工技藝)的傳承取得了長足進步,也面臨諸多困難及挑戰。以侗族木構建筑營造技藝為例,通過闡釋其傳承特點與機制,全面梳理當前的保護方式及存在的問題,在此基礎上,提出整體性保護、活態性保護、需求性保護的對策建議。

關鍵詞:非物質文化遺產;傳統技藝;侗族;木構建筑

中圖分類號:G122
文獻標志碼:A文章編號:1674—3571(2014)05—0089一06

作者簡介:趙巧艷(1975一),女,廣西桂林人,廣西師范大學漓江學院管理系副教授,博士,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學與人類學研究所博士后流動站駐站研究人員,中國人民大學訪問學者,碩士生導師,主要從事民族文化與文化遺產保護研究。

收稿日期:2014一06—23基金項目: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研究青年基金項目“空間實踐與文化表征:侗族傳統民居的象征人類學研究”(13YJc850030);廣西社科基金一般項目“社會機制構建與廣西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的可持續性研究”(13BMZ007);廣西高等學校科研項目“廣西民族村落與旅游小城鎮發展耦合機理研究”(z013YBl09);廣西高等學校優秀中青年骨干教師培養工程,2014年度廣西科學研究與技術開發計劃課題“智慧旅游背景下桂林龍脊文化景觀遺產保護與開發”聯合資助

萬方數據徐州工程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 2014年第5期

一、問題的提出傳統技藝(傳統手工技藝)是非物質文化遺產中的重要類別,是指具有高度技巧性、藝術性的手工,隱含在各知識主體手中和頭腦中,體現為技能、技巧、訣竅、經驗、洞察力、心智模式、群體成員的默契等文化形態[1]。中國是一個有著完整而發達的手工生產體系的國家,手工制作涉及生產實踐與生活需求的各個領域,形成了諸如木作、雕琢、燒造、冶煉、鑄造、鏨斷、紡織、印染、縫紉、刺繡、編結、彩扎、髹飾、裝潢、制筆、造紙、印刷、制革、釀造、榨取、烹飪、炮制等專門技藝、技巧和知識。營造是一種兼具技術性、藝術性、組織性、民俗性的活動,包含“營”(設計)和“造”(建造)雙重含義[2],其本體囊括堪輿理念、材料選取、建筑設計、建筑構造、施工工序、工具使用以及與之相關的建造儀式、禁忌和習俗等。侗族木構建筑營造技藝是一種重要的傳統技藝,既具有傳統技藝的一般特征,又獨具自身鮮明的特點。以手工生產方式為基礎的侗族木構建筑營造技藝,是侗族傳統文化的集中體現,成為彰顯侗族獨特品質和民族氣質、凝聚侗族造物技術思想和實踐經驗、體現侗族創造力和住居理念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侗族木構建筑種類繁多,包括鼓樓、風雨橋、寨門、薩堂、涼亭、井亭等,其營造技藝是以木材為主要建筑材料、以榫卯為主要結合方式、以模數制為尺度設計和施工工藝的建筑營造體系。

隨著全球化和城市化進程的加速,文化遺產的存續受到猛烈沖擊,包括營造技藝在內的依靠言傳身教傳承的非物質文化遺產正在迅速消失,許多傳統技藝瀕臨消亡,傳統建筑營造技藝在現代建筑思想和建造方式的巨大沖擊下,生存基礎已經發生巨大改變,面臨失傳的威脅。本文以侗族木構建筑營造技藝入選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為契機,考察該技藝在政府主導的現行保護體系下的發展現狀,試圖探討在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的大環境下,傳統技藝的生存發展之路。

二、侗族木構建筑營造技藝的傳承特點與機制

(一)傳承特點

1.功利性

任何一種以一定形式存在和流通的傳統技藝都受到權威和社會傳統的影響[3]。侗族木構建筑營造技藝也不例外,其傳承方式深受侗族生存策略和家族結構的影響。起初,侗族木構建筑營造師傅(侗語稱為“桑美”,以家族為單位,通過口傳心授的方式承擔著技藝的傳承責任。后來,隨著社會經濟的不斷轉變,對傳統技藝的需求日益擴大,桑美在招收和雇傭徒弟進行營造活動的同時也實現了技藝的傳承。因此,侗族木構建筑營造技藝的傳承是通過家族傳承和師徒傳承兩種方式來實現的,前者以血緣關系為紐帶,而后者論親疏遠近,都是為了防止技藝的外泄和擴散而采取的保密措施,以保障作為核心競爭力的技藝實現價值利益最大化,從而有效地維系桑美的生存空間,反映出傳承的功利性特征。

2.封閉性

作為一個以父系傳承為主的國家,中國的許多傳統技藝都有將女性排除在傳承人之外的傳統,體現出傳承的封閉性特征。中國傳統木構建筑營造技藝通常傳男不傳女,無論具有血緣紐帶關系還是不具有血緣紐帶關系,都不會將技藝傳給女性。侗族木構建筑營造技藝也一樣,嚴格秉承“父傳子”、“師傳徒”、“傳男不傳女”、“傳內不傳外”、“傳本姓不傳外姓”的規定。這種傳承規范的基本出發點出于以男性權威為核心的家族利益的考慮,具有明顯的性別差異和家族式封閉性特征。

3.程式性

與中國古代木構建筑一樣,侗族木構建筑營造技藝擁有整套標準化和程式化體系,其建筑布局、細部做法、營造尺度、建筑模數等經過長期的實踐檢驗,總結成固定的標準化體系,涉及到聚落空間的組合方式和建筑之間的呼應關系等方方面面,對建筑的體量與尺度、各種比例和尺寸關系、結構形式和構造方式、營造程序和施工方法、裝飾工藝和題材等都有相對固定的要求和準則,成為侗族社會的共同認同與建造規范。

4.融合性

在長期的持續發展中,侗族木構建筑營造技藝的傳承體系始終處于承繼與變化相互交織的進程中,采借并融合了中國正統的營造法則,對一些階段性、地域性和專業性的記錄和總結均有借鑒,包括宋代的《木經》和《營造法式》、明代的《魯班營造正式》、清代的《工程作法》、現代的《營造法原》等,同時還融合了周邊地區和其他少數民族干欄式建筑的營造法則和技藝特點。

(二)傳承機制

父子相繼、師徒相承是我國傳統技藝影響深遠而又行之有效的傳承機制。侗族木構建筑營造技藝的傳承方式與其他傳統技藝的傳承方式既有共性又有個性,其傳授方式概況起來主要有兩種——家族傳承和師徒傳承。前者根植于侗族特殊的自然生態與文化生境,是在特定的自然環境、建筑材料、技術水平和社會觀念等條件下的歷史選擇,反映了侗族營造合一、道器合一、工藝合一的理念;后者得益于技藝進步的社會化推動和對其他傳統技藝的采借與交融。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兩種傳承機制相輔相成,相互依存,共同培育了數量眾多的精英桑美,也促進了侗族建筑藝術的傳承和發展(見表1)

表1侗族典型匠師技藝養成的主要方式舉隅

1.家族傳承中國自古有“工之子恒為工”的說法,精辟地概括了傳統技藝的家族傳承特點。所謂家族傳承是指在有直系血緣關系的人群中間進行傳統手工技藝的傳授和修習[4]。受漢族家族文化影響,侗族社會也是以家族制度來組織生產生活和維系社會關系。以血緣關系為紐帶而形成的家族結構和親屬體系,可以保證技藝傳承的穩定性和效率最大化。對侗族木構建筑營造技藝來說,家族傳承是最基本的傳承方式之一,很多優秀的侗族桑美都是通過跟自己的父親學習,日后才成為杰出的民間藝人的。如2006年入選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侗族木構建筑營造技藝代表性傳承人楊似玉師傅就是從十二三歲開始跟隨自己的父親學習使斧頭、劈木頭,至16歲時正式受父傳藝,從此跟隨父親走村串寨,開始了自己的學藝生涯,并最終成為“侗族魯班”①。侗族木構建筑營造技藝沒有文字記載,所有工程均無設計圖紙,全憑口傳心授和親手實踐,子從父藝能夠全面繼承世代相傳的家族技藝,成為通曉技藝全過程的能工巧匠。

2.師徒傳承與家族傳承依靠血緣紐帶關系不同的是,師徒傳承憑借的是一種契約關系,所謂“三年徒弟,三年奴隸吣]。師徒傳承的目的性比較明確,其出發點就是通過拜師學藝,成為專業或者半專業的侗族桑美。傳統上,招收徒弟須具備兩個條件:一是要有一定的人緣關系或地緣關系,如來自周邊地域、朋友或熟人介紹引薦等;二是徒弟的人品、天資和態度等必須達到師傅的要求。在侗族社會,師徒傳承有兩種形式,即學徒制和雇傭學徒制。最早的師徒傳承是學徒制,一旦拜師后,徒弟必須恪守祖訓和師訓,嚴格遵守工匠行業的規范和教條,把尊師感恩作為道德準則。長期以來,侗族桑美在營造過程中積累了豐富的技術經驗和營建智慧,不需要任何建筑圖紙就能準確建造,在材料選用、結構方式、模數計算、構件加工、節點處理、施工安裝等方面都有獨特的技巧,并深諳相關禁忌和建造儀式。拜師之后,師傅要綜合考察徒弟的誠意、品性、悟性,才能慢慢地一點點地通過口傳心授和言傳身教的方式將這些技巧、技藝傳授給徒弟,使徒弟在實踐過程中全面掌握侗族木構建筑的各種營造要領和建造技藝。而雇傭學徒制的影響力遠遠比不上學徒制,一般僅限于技藝水平①資料來源:筆者根據2012年2月在楊似玉家中訪談資料整理。要求較低的工序,關系存續時間也相對較短,在技藝的傳承上不及學徒制。

三、侗族木構建筑營造技藝的保護方式與困境

(一)保護方式

侗族木構建筑營造技藝的保護可以以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頒布的2006年作為一個分水嶺:2006年之前,主要通過各級博物館、文物保護單位來實施,側重對技藝所呈現的物質形態的保護,如鼓樓、風雨橋等;

2006年,侗族木構建筑營造技藝成功入選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這為侗族木構建筑營造技藝的傳承與保護開辟了良好的契機,保護的重心也由物質形態向非物質形態轉變,強調對營造技藝和掌握技藝人才的保護,并通過建立各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和申請認定代表性傳承人等方式,較好地保護了侗族木構建筑營造技藝。具體來說,主要有以下幾種方式。

1.名錄式保護

2005年國務院辦公廳頒發了《關于加強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的意見》,同年開始進行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申報和評審工作,并構建國家、省、市、縣四級名錄體系。名錄的意義在于摸清家底和確定保護對象,使保護工作有的放矢,同時提高人選項目的知名度。侗族木構建筑營造技藝作為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已經形成了相對完善的保護體系。

2.傳承人保護

2006年,廣西三江侗族自治縣的楊似玉人選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代表性傳承人名錄,2009年,楊求詩和楊梅松又入選第二批廣西壯族自治區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代表性傳承人名錄。傳承人保護為侗族木構建筑營造技藝的傳承與保護發揮了重要作用。如楊似玉師傅參與了以下項目工程:多次帶著其制作的風雨橋和鼓樓模型等作品到北京、上海和韓國首爾等地參展,積極宣傳侗族木構建筑文化魅力;定期和不定期對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程陽永濟橋進行修葺,使程陽永濟橋得到了有效保護;耗資3萬余元精制一座程陽永濟橋模型捐獻給三江侗族博物館收藏;設計制作的紅櫸木“同心橋”模型被廣西代表團作為1997年香港回歸的特別賀禮。更重要的是,楊似玉已經無償開辦多期侗族木構建筑營造技藝傳習班,并堅持帶徒實踐,迄今為止已經培養了168名傳承人。這些工作·91·萬方數據徐州工程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 2014年第5期均為侗族木構建筑營造技藝的傳承與發展起到了顯見的效應。對已經入選和未入選的大量傳承人進行定期或不定期集中培訓也是2006年之后政府采取的積極保護方式之一。如2013年貴州省民委和貴州省文聯聯合舉辦、貴州省民間文藝家協會承辦、黎平縣民族宗教事務局協辦的“貴州鼓樓風雨橋技藝傳承人高級研修班”,來自黎平縣、從江縣、榕江縣的鼓樓、風雨橋掌墨師傅共計40人參加了培訓。授課教師有文化部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專家、貴州民族古建筑專家和貴州民間文藝家等12位工藝大師和鼓樓風雨橋藝術研究專家,內容有“鼓樓及風雨橋的傳承與保護”、“鼓樓及風雨橋文化創新和建筑工藝發展及在園林藝術中的應用”等。

3.資料性保護

資料性保護是指通過系統地收集整理文獻資料和征集實物,以筆錄、攝影、錄音、錄像等方式,盡可能完整和詳盡地占有和記錄有關信息與資料,建立檔案和數據庫口]。這是所有入選國家級、省級、市級和縣級傳統技藝名錄的項目所必須完成的基礎性工作。侗族木構建筑營造技藝作為一種歷史性存在,涉及建筑、堪輿、宗教、民俗等文化,又具有一定的科技內涵,作資料性保護尤為必要。除了各級各類博物館、文化館、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還有許多社區博物館也充當了資料性保護的角色,如楊似玉就自籌50萬元資金在家里建立了一個“三江侗族民俗工藝館”,并堅持對外免費開放,年接待游客超20萬人次,為侗族木構建筑營造技藝的保護取得了較好宣傳效應。①

4.修繕性保護

與前面三種保護方式相比,修繕性保護的對象主要是侗族木構建筑的物質載體,并按照簡單修繕、一般修繕、重點修繕劃分改造等級和實施修復整改。比較有代表性的修繕性保護主要有湖南省通道縣的芋頭侗寨和皇都侗寨。芋頭侗寨于2001年被國務院公布為全國第五批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經國家文物局批準,對位于湖南省通道侗族自治縣境內的芋頭侗寨古建筑群進行了兩期修繕。第一期修繕工程于2010年順利竣工驗收,并獲得湖南省“十一五”期間全省優秀文物保護工程一等獎。第二期維修工程于2011年正式啟動,修繕設計方案由國家文物局審定,包括蘆笙鼓樓、中步橋、戲臺、芋頭小學、會館、楊①資料來源:筆者根據2012年2月在楊似玉家中訪談資料整理。·92·正安老宅、田中井亭七組文物古建筑及大量古驛道,整個維修工程采取就地取材、修舊如舊的原則進行,已于2012年全面竣工。皇都侗寨位于湖南省懷化市通道侗族自治縣,經過全面修繕,現已建成為“通道皇都侗民族文化村”,由頭寨、尾寨、新寨、盤寨四村組成,為國家AAA級景區。

(二)保護困境

雖然在經濟發展和文化繁榮的大環境中,在入選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的契機下,侗族木構建筑營造技藝的保護與傳承取得了一系列可喜的成績,但與大多數非物質文化遺產一樣,也面臨傳承人缺失、保護資金不足、生存基礎弱化等困境,并且隨著社會的發展、技術的革新和觀念的轉變,侗族木構建筑營造技藝受到前所未有的沖擊,如住居觀念的改變、建筑材料的革新、現代器械的使用、營建理念的變化等都對侗族木構建筑營造技藝產生了重要影響,從而使得保護也愈發艱難。概括起來,侗族木構建筑營造技藝面臨著瀕危、衰減、變異和消失四大關鍵困境。
瀕危。部分侗族木構建筑營造技藝僅掌握在極少數人手里,而掌握該技藝的人年事已高,或者找不到合適的傳承人,因此技藝傳承特別困難,如侗族鼓樓、風雨橋等具有代表性的營造技藝后繼乏人,木材來源匱乏,加之木構建筑防火能力極弱,易損毀而難再生,因此侗族鼓樓、風雨橋等木構建筑及相關技藝存在著延續的危機,處于瀕危狀態.衰減。由于傳承人減少或老齡化,許多建造絕技也日益遺落。如傳統的鼓樓、風雨橋、寨門、薩堂、涼亭、井亭、民居等建筑技藝隨著時間的流失和傳人的減少正在慢慢衰退。而另一個不容忽視的現象就是傳統木構民居不斷拆除。如今在侗族社區,拆舊建新的房屋幾乎都是磚混結構。木構民居日益減少,其所負載的傳統文化也隨之消失,營造技藝面臨日漸失傳的可能。此外,侗族木構建筑營造技藝的傳承方式也存在內在缺陷,由于對營造技藝過度保密,導致營造技藝創新不足、傳習時間過長、傳授方式陳舊、徒弟學習興趣不高等現象,進一步加劇了營造技藝的衰亡。

變異。由于受現代文化和營建理念的影響,建筑文化在種類、材料、形制、工藝、技術、圖案、色彩、題材等方面均發生了不同程度的變化,同時,傳承的環境、受眾、內容、功用亦發生了較大的改變。如侗萬方數據趙巧艷:非物質文化遺產視角下傳統技藝的傳承與保護族鼓樓和風雨橋等公共建筑的營建為了追求某種效應而越建越大、越建越高,并且加入了新的元素;民居的形制和風格也發生了較大改變,單純掌握傳統木構建筑營造技藝的桑美已經難以再從事營建活動。因為傳統匠師的技藝是在傳統社會中養成,隨著時空背景的轉換,無論是外部環境還是內在理念均發生了較大的變化,除非既懂得一定的傳統營造知識,又熟悉現代營建技能,否則勢必被淘汰,而這也導致了純粹的營造技藝的變異或變形。
消失。隨著侗族聚居區旅游業的發展以及城鎮化、現代化進程的加速,侗族原有的傳統生態模式受到外來文化和外來經濟大潮史無前例的沖擊,外出務工成為時代潮流,村里的青壯年絕大部分都外出打工了。大規模的外出務工給建筑文化至少帶來了兩方面的巨大影響:一是傳統建筑營造技藝傳承乏人,因為出去的都是有文化、有思想的年輕人,他們的外出,使傳統營造技藝無入可傳。二是傳統文化消失。到城鎮和發達地區的打工者在異地很快接受了現代文化,日益拒斥侗族傳統文化。侗族木構建筑營造技藝所面臨的最大問題是傳承人不足。傳統匠師雖有高超技藝和傳授熱情,但木構建筑營造技藝的習得是一個漫長而枯燥的過程,年輕一代不愿意也沒有耐心學習這項艱苦的工作,許多正在學習的年輕人也經常因為困難和枯燥而選擇棄學。

四、侗族木構建筑營造技藝傳承與保護的策略建議

(一)整體性保護整體性保護包含兩方面內容,一是營造技藝突出地體現了物質與非物質、動態與靜態、有形與無形的緊密聯系,保護一方同時不應忽略另一方;二是傳統建筑文化本身是一個包含豐富非物質文化遺產內容的龐大體系,必須對其加以整體保護[7]。侗族傳統建筑文化中,侗族鼓樓、風雨橋、薩堂等公共建筑以及民居等私人空間所舉行的各種慶典、禮儀、民俗、祭祀、禁忌等活動構成了典型的文化空間;侗族木構建筑營造技藝及其附屬的其他技藝、宗教信仰等形成了一個相互嵌套的整體。如營造構思就等同于今天的建筑設計,所不同的只是它并非現代意義上的個體自由創作,而是一種程式性、規范性的集體智慧的表達。侗族木構建筑營造技藝,其“營”與“造”之間聯系緊密,通常以桑美的技藝是否精湛為判斷標準,包括考察桑美在選址相地、規劃布局、功能設置、體量尺度、選材加工、制作安裝等方面的精通程度,體現了“營”與“造”的統一。因此,必須對侗族木構建筑營造技藝進行整體性保護才能取得較好的保護效果。此外,侗族木構建筑營造技藝的整體性保護還包含另外一層意思,即技藝的傳承與保護不能局限于技藝本身,而應與中國木構建筑營造技藝同步發展。因為侗族木構建筑營造技藝只是中國木構建筑營造技藝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中國木構建筑營造技藝曾是中國傳統社會的主要構筑方式,其木構建筑已成為中華民族的象征符號和認同載體,成為增進文化認同、維系民族感情的紐帶。2008年,“中國傳統木結構建筑營造技藝”作為一個整體申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2009年該項目成功入選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2010年韓國繼中國之后也成功申報了“大木匠與建筑藝術”的世界遺產,表明木構建筑營造技藝跨族群、跨地域的重要價值和世界意義,整體性保護意象自不待言。

(二)活態性保護

活態性(活化)保護與整體性相關,整體性保護是活態與靜態保護的有機統一。此處的活態保護主要強調的是一種積極的介入性保護,即將保護對象還原到~個相對完整的生態環境中進行全面保護。文化生態學指出,當探討手工技藝的保護時,應特別關注其文化生態要素的變化,并采取動態的視角觀察新語境下的生存發展現狀。就侗族木構建筑營造技藝而言,必須有計劃地進行區域生態性保護,將動與靜、物質與非物質看成一個整體加以傳承與保護。隨著侗族木構建筑營造技藝被列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其內容和功能實際上已經超越了建筑本身,轉化為集體記憶、文化認同與社區歸屬的文化空間,雖是一種生產性活動,但也關聯到政治經濟與文化藝術諸方面,嵌入傳統社會結構、意識形態結構和文化心理結構之中。      

(三)需求性保護傳統手工藝品是一種特殊的文化產品,其產生與發展自始至終都與社會需求緊密相連。“沒有了市場,手藝人便無法生存,手工藝就無從傳承,更遑論其發展與振興”[8j。在現代社會,傳統技藝的生存之路無外乎兩種模式,一是以既定的樣式彰顯歷史的深遠性;二是技藝的整合與創新。比較而言,后者更為可行。創新方面,一些核心要素不宜更改和替換,如木質材料、外在形態、榫卯結構、傳統彩繪、立面造型等。但非核心要素則可以更新和替代,如鋸、刨、鑿等新工具和新工藝的使用等。技藝方面,必須處理好普通技藝與特殊技藝、輔助技藝與核心技藝的關系,如木材的砍、鋸、刨、鑿等與一般木工活計并無關鍵性的區別,但在木材的處理方面卻有著自身特殊的要求,那么就可以用現代機械來替代普通技藝。這樣,通過采用現代工具、保留傳統核心技術不僅可以提高效率,而且使得木構建筑更持久和美觀,參考文獻:更好地滿足當今社會對侗族木構建筑產品的需求。

綜上,侗族木構建筑營造技藝成功入選首批國家級傳統技藝類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對其傳承與保護既是機遇又是挑戰,探尋高效的傳承與保護模式也是一項任重而道遠的任務。
參考文獻
[1]王文杰.手藝——作為一種隱性知識及其獲得機制[J].南京藝術學院學報:美術與設計版,2010(1):75—79.
[2]張欣.非物質文化遺產視野中的傳統建筑營造技藝[J].中國文化遺產,2013(3):48—54.
[3]施郎格,莫斯.論技術、技藝與文明[M].蒙養山人,譯.北京:世界圖書出版社,2010:77.
[4]張茜文.女性社會角色與手工技藝傳承[J].新聞世界,2010(8):321—322.
[5]彭澤益.中國工商業行會史料集:上冊[Z].北京:中華書局,1995:527.
[6]華覺明.傳統手工技藝保護、傳承和振興的探討[J].廣西民族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2007(1):6—10.
[7]劉托.中國傳統建筑營造技藝的整體保護[J].中國文物科學研究,2012(4):54—58.
[8]朱丹.鄉村傳統手藝人的生存博弈[D].
武漢:華中科技大學,2009.Inheritance and Pr Otecti On Of Traditional Art Fr Om thePerspecti VeofIntangibleCulturalHeritage:TakingWooden Construction Skills ofDongs as an ExampleZHAo Qiao—yanng Institute,Guangxi NormalUniversity,Guilin,Guangxi 541006;

2.Post—doctoral Research Station of Institute of Ethnology and Anthropology,Chinese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Being 100081,China)Abstract:With the advancement of non—materialculturalheritageprotectionproce,inheritance of Chinesetraditionaltechniques(traditional craftsmanship)has made great progress and also faced many difficulties and chal—lenges.This article,taking[)Ongwood constructiontechniques as an example,discussed the current protection modeande】

【isting problems throughthe demonstration of its heritage features and mechanisms,and proposed counter—measures ofintegrity protection,1iving state protectionanddemanding protection.Key words:intangibleculturalheritage;Traditional skills;Dong;Wooden buildings(責任編輯張楠)(上接第88頁)respond to changes in accordance with the laws of its own development.Thus a strong protection systemand theoreticalguidanceshould be built to face with thechange.Inorder to maximize theproper protec—tion,the urgent issues for us to deal with are to do the basic works,such as thetheoretical research,predic—tion and evaluationthroughthe theories and methods of riskmanagement,a timely release of the relevantand detailedguidance bythe cultural administrationdepartmentin need of standardizingproperactivities.In addition,the history of the nationa I fo Ik culture protection and theonto Iogyresearch of theintangiblecultural heritage projects should also be sorted outclearly and expanded in—depth.Key words:urbanization; intangible cultural theory; Chinese experience; ont0109y research; knowl—edge system

(責任編輯張楠)·

94·萬方數據非物質文化遺產視角下傳統技藝的傳承與保護——以侗族木構建筑營造技藝為例作者: 趙巧艷, ZHAO Qiao-yan作者單位: 廣西師范大學漓江學院,廣西桂林541006;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學與人類學研究所博士后流動站,北京100081刊名:徐州工程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英文刊名: Journal of xuzhou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Social Sciences Edition)年,卷(期): 2014,29(5)
引用本文格式:趙巧艷.ZHAO Qiao-yan
非物質文化遺產視角下傳統技藝的傳承與保護——以侗族木構建筑營造技藝為例[期刊論文]-徐州工程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 2014(5)

 

?
廣西壯族自治區文化和旅游廳 廣西壯族自治區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
網站備案號:桂ICP備16006144號 聯系地址: 聯系電話:0771-5602602
版權所有:廣西壯族自治區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 技術支持:靈啟網絡

桂公網安備 45010302001222號

友情鏈接:
十三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