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頁 > 學術視野 > 理論研究

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文化審美

作者: 來源: 發布時間:2016-07-28

2015年5月11日 《中國社會科學報》

文/席格

在當代,審美早已逾越了“美的藝術”的邊界,實現了向生活領域、文化領域的挺進,即已由藝術審美轉換成為文化審美。文化審美的勃興,一是得益于現代藝術自身發展所呈現出的反審美、反藝術特征,打破了“美的藝術”的疆界,促使“藝術”走向泛化;二是文化的感性化、符號化等特征,使文化顯現形式自身具有進入審美的內在基質;三是技術進步對藝術創作和傳播帶來了革命性影響,凸顯并強化了藝術與文化之間的連續性。同時,就美學作為感性學而言,文化審美則具有理論的合法性。因為,審“美”實則審“感性”,藝術感性的泛化和向文化感性的拓展,自然會激發文化審美。

在文化感性中,非物質文化遺產處于藝術感性與文化感性邊緣重疊的關節點。它既可以向上提純而躍升為“美的藝術”,又可以向下擴展而泛化為一般的文化形式。基于此,非物質文化遺產憑借自身的藝術性、生活性和文化性特征,成為了文化審美的重要形式與內容。

“非遺”文化性成為創意之源

藝術性,是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內在性特征。非物質文化遺產作為民族習俗、情感和精神的凝結形態,作為人類文明發展歷程的“活化石”,蘊含著豐富的藝術元素。在目前“非遺”的類別劃分中,民間文學、民間美術、民間音樂、民間舞蹈等的藝術性和審美價值顯而易見,甚至可直接被視為藝術形式;即便是呈現形式距離“藝術”較遠的傳統醫藥類遺產,其歷史傳承中也潛藏著豐富的“故事”內容。“非遺”中內涵豐富的藝術元素和特色鮮明的審美符號,不僅是藝術創造的重要源泉,而且本身已經成為審美對象。正是由于非物質文化遺產自身擁有重要的藝術價值與審美價值,“非遺”以審美促使自身得以在長時期內實現綿延發展,同時,當下“非遺”的關注、

保護和傳承也是以審美為重要依據的。

生活性,是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顯著性特征。“非遺”的諸多形式,均是源于生活而又復歸于生活。由此,“非遺”被烙上了強烈的世俗性和鮮明的功利性,與秉有精神超越性和無利害性的“美的藝術”形成對比。但還要看到,“非遺”自身的藝術性又使它避免了消融于日常生活之中的危險,得以保持對現實的超越維度。正是藝術與生活、文化之間的張力,促使“非遺”一方面有主動向“美的藝術”靠攏的沖動而獲得“藝術性”提升,另一方面則是為保持應有的生命力而必須植根生活之中。可以說,“非遺”充分體現出了藝術與生活之間、高雅藝術(“美的藝術”)與通俗藝術 (民間藝術)之間的連續性。在這種連續性中,“非遺”在美與藝術泛化過程中得以進入審美領域,并推動了日常生活審美的發展。

文化性,則是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根本性特征。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文化性,源于其藝術性與生活性的交融,并體現出獨特的、富有民族性和地域性的文化表征。而這些文化表征則是訴諸具體的承載材料、色彩、符號等感性形式展現出來的。在文化全球化的背景下,“非遺”以其鮮明的文化性特征成為文化多樣性的重要表現形式。對于異質或異域文化系統的審美者而言,任何一種“非遺”憑借其異質性、新奇性等足以成為審美對象和文化創意的素材來源。尤其是在高新技術和文化消費的推動下,藝術創造已經轉化為文化創意,藝術品已經轉化為文化商品,通過發掘具有新奇性的“非遺”資源,利用“非遺”審美在文化消費領域中占據主動性,已經成為文化創意的重要捷徑。借助文化創意,“非遺”文化審美也得到了發展與傳播。

在價值轉換中注重審美精神提升

憑借藝術性、生活性與文化性,非物質文化遺產雖然獲得了成為審美對象的內在可能性與合法性,但“非遺”作為審美對象真正進入審美活動之中卻是在藝術審美向文化審美轉向過程中逐步實現的。在“非遺”相關審美展開過程中,與當代審美活動之“過程性”、“流觀性”和“功利性”特征的契合,加快了“非遺”審美的發展。就“過程性”而言,“非遺”相關審美對象,并不像“美的藝術”那樣與審美者之間保持一定距離,而是要求審美者親身參與其中,調動包括視聽感官在內的整個身體參與其中,在“非遺”對象的時空展開過程中 “體驗”“非遺”之美。就“流觀性”而言,“非遺”審美要求審美者不斷變換審美視角,在“仰觀俯察”甚至是身體移動過程中感受“非遺”之美,并不像“美的藝術”那樣要求審美者以無功利的態度“靜觀”、“凝視”對象。就“功利性”而言,“非遺”審美作為一種受文化創意推動而得以凸顯的文化審美形式,被賦予了以審美價值賺取經濟利益的功利性,同時“非遺”作為源于生活的審美形式還具有美化生活、美化環境等功利性目的,這與藝術審美之超功利性是不同的。
但是,“非遺”審美的功利性必須受到“非遺”自身內在藝術價值、審美價值和文化精神的制約,不能為了追求“非遺”文化審美產品的經濟價值而對“非遺”資源進行過度產業化利用。因為“非遺”文化審美產品經濟價值的實現,是建立在“非遺”資源之藝術價值、審美價值與文化精神創造性地實現“當代轉換”之上的。而這種“轉換”的根本前提,就是充分尊重非物質文化遺產原有之價值與精神,實現“非遺”審美的時代性轉換、創新與提升。

如若喪失應有的敬畏之心而以極端功利的態度對待“非遺”審美,戲仿、惡搞、拼貼、穿越等手段不僅無法創作出具有較高審美價值的 “非遺”文化審美產品,而且將會嚴重破壞“非遺”自身所擁有的審美價值,致使“非遺”內在文化精神的淪喪而最終成為一種無內涵的、空洞的文化符號。同時,由于“非遺”濃郁的生活氣息,很容易讓“非遺”審美局限于一種世俗化的生活審美之中,過于強化感官體驗的表層審美而忽視內在超越的精神審美。但審美作為實現人性完善的教化路徑,保持應有的精神向度,不僅是藝術審美也須是文化審美的應有之義。因此,如何在“非遺”審美的當代轉換中著重強調其審美精神的提升,將成為“非遺”審美當代發展的一個重要議題。同時,這也將關涉“非遺”能否實現在保護中傳承、在傳承中謀創新、在創新中求發展,最終進入良性的發展循環。

(本文系河南省社科規劃一般項目“文化創意維度的美學原理變革研究”階段性成果)

?
廣西壯族自治區文化和旅游廳 廣西壯族自治區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
網站備案號:桂ICP備16006144號 聯系地址: 聯系電話:0771-5602602
版權所有:廣西壯族自治區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 技術支持:靈啟網絡

桂公網安備 45010302001222號

友情鏈接:
十三水